女人的脚像粽子是什么说法

女人的脚像粽子是什么说法

女人的脚像粽子,今天的东方早报上有一篇报道,说嘉兴人在讨论要不要机器化包裹粽子。

嘉兴有一家生产粽子的工厂上了二条自动包裹粽子的生产流水线,而引起了当地人的大讨论。

包裹粽子一向是以手工作为传统的,现在为了快就使用流水线代替人的手工包裹,秉承传统手工艺的人坚决反对机器包裹粽子,没有在报纸上看到使用机器流水线包裹粽子的一方像大学生电视辩论会那样的强力的提出打破传统手工包裹的抗辩词。

他们那里有空跟你辩论哟,偷着笑都没有时间来。

上机器流水线包裹粽子,说明粽子的销路好呀,有时间赚钱,而没有时间跟人辩论了。

每到端午节的时候,各地都要举行包粽子比赛,就是比谁包的快,在很短的时间里包裹的只数多,主要体型完整,那么这个人往往就成为了比赛的力压群芳的胜利者。

好多年以前,有人兴起包粽子比赛的时候,聪明的人还没有发明出机器流水线包裹粽子,那么如果向市场出售粽子的厂家有包裹粽子比赛的胜利者,而且不止一,二个那么这样生产出售粽子的工厂肯定利润丰厚的了。

现在没有包裹粽子的快手的厂家弄出了机器,它无疑把人给压了下去。

工业化的革命体现在了包裹粽子上,人那能会快得过机器呀。

生产率是什么,就是科学。

科学就体现在了机器上了吗,这是传统保守的与科学的先进较量吗?

落后要摈弃,先进要鼓励。

小时侯,我很喜欢吃粽子,奶奶包裹的粽子。

奶奶只包裹小脚粽。

后来回到了上海父母的身边,看母亲包粽子,知道母亲只会包裹三角棕,但父亲大人会包小脚粽,但问题是父亲不是在母亲每一次包裹粽子的时候,都会帮母亲一起包粽子,包他的小脚棕。

母亲也向父亲学了包小脚粽,但母亲虽说也会包了,但总是不习惯包,和包不象样,仍旧习惯包她的三角粽。

包粽子像做人一样的了。

母亲的三角粽再怎么在她的手上扎紧,都不如父亲包裹的三角粽来得紧。

学会了包裹小脚粽的母亲,后来每一次包裹粽子都不再包裹小脚粽,就像她的做人一样,母亲是一位手头非常松的人,日常开销不像我们老房子的亭子间阿娘来的紧。

老弄堂房子里亭子间阿娘包裹的粽子送给我吃,我都不要吃。

阿娘包裹的是枕头棕,比三角粽来得包裹时简便,就像一只长方形的枕头。

那么我是一个吃造型的人咯,而不是吃粽子里本身的内容,但恰恰我是一个注重粽子内容而不是其造型的人。

我奶奶不是一个标准的小脚女人,亭子间阿娘也不是一个标准的小脚女人。

小脚当然是有标准的了,最严厉的标准应该是三寸吧。

阿娘在冬季窝在亭子间里洗她的一双脚时,我因为无处可去玩儿,而母亲又在厂子里上中班,父亲远在外地支援三线建设,我常常的就在亭子间里和阿娘做伴,然后在阿娘的吩咐下回上进前楼家里睡觉,也不等待母亲回家了。

阿娘在洗脚的时候常常的冲我感叹说她小时侯是多么的苦,被她的母亲用一根长长的布头把脚给包裹起来,那叫痛呀。

阿娘虽然从没有在我面前说痛的时候流泪,但我从她在冬季嗓音沉缓的吐字中,深知她做女孩子的时候说不明白的那种痛和痛苦。

阿娘告诉我说,她痛的忍受不了的时候,就在半夜里偷偷的松了包裹住脚的布条,到天亮时再偷偷的把自己的脚给包裹紧。

阿娘的一双脚样子很难看,大脚趾向内往食指方向折断了般弯过去着,而大拇指外的那块骨头突出着。

我没有替阿娘洗过脚,但我替阿娘添加过洗脚的热水。

阿娘的双脚伸在脚盆里,人又坐在一张矮板凳上,不想站起身和转了身,而我又在她的身边,她就叫我拎起煤球炉子上坐着滚滚开着的水壶,拎到水盆边替她往里面倒加进热水.

有人形容一个人的文章写得又长又臭,就拿女人的裹脚布来形容.

说女人的裹脚布又长又臭,就像你的文章了.

女人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只是在女人到了老年的时候,才又长又臭的吗,当女人还只是小姑娘的时候,她脚上的裹脚布,在你这个看上这位小姑娘的男人眼里肯定不是又长又臭的了,香都来不及耶.

裹脚布怎么就又长又臭呢?当女孩子的一双天脚要被害怕她嫁不出去的母亲严压着裹脚的时候,裹脚布的长,是为了能把脚给裹得严密和不失却标准的形态.

小脚显然是有标准形态的了.

像阿娘的小脚就不符合标准的形态,故而阿娘自认为没用嫁到一个好男人.

我的家搬到这条弄堂里居住,就居住在了阿娘上面的前楼里,就一直都没有看见到阿娘的老爱人.他早过世了吧.

小时候我很喜好吃粽子,无论奶奶在粽子里裹进去什么内容,或者干脆就是白米粽.

吃过阿娘裹的枕头粽,吃了一口我就全吐了出来,当着阿娘的面吐的了.

后来阿娘再也没用给我吃和劝我吃,我看阿娘吃的津津有味很是不解,和我年龄一般大的阿娘的孙女涓涓也吃得津津有味,令我更加的不能懂.

涓涓这个小女孩吃饭的时候,饭在她嘴里像药一样,一小口饭含了半天才能够咽进喉咙里,吃饭的时候那个痛苦样,常常的被阿娘恨不得抽她耳光,好在涓涓不常在阿娘的身边.

但涓涓吃阿娘裹的枕头形粽子,吃得那个有味样哟,令我不懂.

阿娘的粽子是汰肚肠的粽子,我这么认为,就是脏得不得了的像(丐墩布)样的肠子也被吃进肚子里的粽子在消化的时候,给洗白了吗.

阿娘包裹粽子的壳也是和大多数人包裹粽子的壳不一样,一张壳就包裹得成一只粽子,而且是像生了黄胆病人的黄黄颜色的脸那样的老黄的壳,很宽展的壳叶,壳叶也不长,短尾巴壳叶.

都是成年宿古董的大壳叶了.

以前没有洗洁剂的时候,所使用的最有效的的洗涤剂就是碱,俗称老碱,再脏的(丐墩布)浸在碱水里泡一泡就一洗而净了.

阿娘包裹的粽子就是碱水粽了.

阿娘的大儿子媳妇就居住在楼上的三层阁里,他们家从来都不包裹粽子,阿娘也不多包裹后送上楼给他们一家人吃,但他们家喜欢烧糯米饭吃.

吃的时候一家人喜上眉梢,他们的四孩子阿四头,常常的在吃糯米饭时,说道一句话是;“糯是糯来香是香.”

阿四头是三层阁老伯的第四个孩子。

一双脚也不见得小的奶奶,或者因为当地的新郎官不怎么看重女人的一双脚是小脚的原故,又因为乡下人讲究要干农活,因而脚就没有缠。

我的奶奶专包小脚粽。

她包裹一只粽子常常的要花费好久的时间,棕口也就是像人的角环处的地方,不是马上就用一张新鲜的绿色粽叶封了口,而后一折掐断这张新粽叶的多余部分,折在脚底板上,然后再往脚底板上插进一张新鲜的棕叶,缠绕一周,从脚后跟绕上来,把口给封了,然后用一根麻丝把粽子给扎紧。

准备要扎时,麻丝的一头是咬在嘴上的牙齿上的了,打了一个结以后牙齿才会松了麻丝。

有一段时间母亲用商店里捆扎货物的塑料丝带捆扎粽子,后来还是我从报纸上看到报道,而告知母亲不能用这种塑料丝带包裹粽子。

塑料捆扎带,红的绿的到是蛮好看。

这之前母亲用纱线手套,扯散了包扎粽子,有一段时间这样的纱线也找不到,母亲就把捆扎过粽子的纱线在撤散粽子吃以后,把纱线留着,洗洗干净下次包裹粽子时再使用。

包小脚的包脚布又长又臭,是小脚女人不经常洗吧。

如果说女人的包脚布会像有的人说道那样又长又臭,那么这个女人的寸裤也肯定臭臭的。

当小脚女人的一双脚已经成为了小脚时,她有必要再在脚上缠绕一条又长又臭的布条吗?

如果包裹,那么就是她脚上的袜子不够厚。

脚因包扎小脚时,包裹得骨头都变了形,以后的一生每当脚踩着地上时,脚都痛的吧,为了减轻这样因为身体的重压在脚上走路时的疼痛,包裹像以前行军打仗的军人绑腿布那样的布条,是为了减缓行走时的痛苦吗。

奶奶包裹粽子时,首先把三张到四张绿色而新鲜的棕叶排成一张稍宽的粽片,往上面放了浸泡过的糯米粒,双手一折,一只,每一只大小都一般的小脚粽就形成了。

母亲这么一折,还就是三角形。

包裹粽子手头上的技艺就是这样相差的了。

小脚形成了,就用一只没有捏住小脚的手的大拇指压实粽子的糯米粒,压进去了就加进糯米粒,然后再压,往实里压,往死里压。

大拇指压到压不下去糯米粒了,奶奶就再用筷子压,压紧了出现了空隙的位置里再加紧糯米粒。

当筷子也插不下空间了上面加进糯米粒后再用大拇指压,压紧得实在压不进了才把粽子进行封口工序事宜。

吃粽子首先是吃新鲜棕叶的清香了。

成年宿古董的棕叶是吃不出清香的了,或者就有了成年宿古气。

奶奶包裹的小脚粽,在灶头上要经过一晚上的烧煮,不然里面会是夹生的。

显然奶奶这位包裹粽子的熟手,在今天这个普遍做秀的年代里如果参加包粽子大赛是得不到包粽子能手称号的了。

自从离开老家,吃不到奶奶包裹的粽子,吃母亲包扎的粽子,总感觉没有了那个味道和粽子的嚼劲。

现在市场上出售的粽子,包括嘉兴粽子,说它是粽子,因为它的形状是粽子,口味就不敢苟同了,如果你喜爱吃那样的粽子,你还不如吃糯米饭了,有时候我烧的糯米饭也比这种烂糟糟的粽子来得好吃了。

或者你感觉没有棕叶的清香那在烧糯米饭的时候,往米里加入剪碎了的棕叶壳一起烧了,也是一样。

现在人吃面条都讲究一个劲道,难道这个世上就没有人吃过有嚼劲的粽子。

转载请注明出处潮流时尚网 » 女人的脚像粽子是什么说法